yabo22vip亚博_最新版下载

以爱为城,心手相连——一名党员在疫情中的楼栋工作故事

时间:2022-07-01浏览:16

作为杨浦一个老居民区的居民,一名党员,疫情期间做楼栋志愿工作的经历很普通,应该与上海千万个楼组长的经历类似。我们这栋楼的故事,应该也和千万个楼栋的故事类似。但总还是想记录一些点滴,让这段时光沉淀下来,成为记忆的河流中留下的金沙……

一.“一个都不能少”

3月下旬,我们已经居家办公,学校党组织号召党员参加社区抗疫工作。以前到社区报到过了,疫情出现后又在“先锋上海”登记了信息,我于是在家等待社区党组织召唤。然而等了几天,一直没有电话来,每日看着疫情发展的消息,开始有了一种没找到组织的感觉,心里很不踏实。于是自己去了趟居委会。居委会干部说,他们还没有收到“先锋上海”平台转来的信息,确实还是需要党员直接到居委来报到的。就这样,我进入了社区的疫情防控志愿者微信群和在职党员微信群。总算找到组织,接上头了!

4月1日,浦西开始封控管理。我想,大家足不出户,到时候信息闭塞,会不会有各种担心呢?最好楼栋里也有一个微信群可以相互联系。尤其是临时租住户,本来就和大家不熟,特殊时期,他们应该更需要有人能联系上!楼栋里有一个常住户的群,我于是和群主商量,最好能全员在群。群主建议:建一个临时群吧。拉了我们5家人,先组了个新群。可是,怎么能在不见面的情况下,让从不联系的邻居能入群?我想到一个办法,把新群的二维码贴在一个文档上,写了几句话,请他们如果愿意就入群。结尾写道:“特殊时期,邻里之间守望相助。大家多保重,曙光在前头!”第一次集中核酸之后,我一家家地敲临时住户的门,隔着门板说明来意,然后把打印出来的文档给他们递过去。很快,所有的租户都加入了这个群。

不管邻居们的户籍在不在这个小区,我相信,他们能在这寥寥几句话中感受到善意。上海是个海纳百川的国际化大都市,特殊时期的防疫互助也应有海一般的襟怀能关爱到所有的人,“一个都不能少”。

二.“指挥员”与“后勤部长”

当楼栋志愿者,保护大家健康安全是重要责任。这时,志愿者要勇于当好“指挥员”。一开始,小区的核酸检测,有些居民并不是很谨慎,核酸时距离太近,戴口罩不规范。于是,我通过各平台查阅了注意事项,结合实际把要点列清楚,在微信群发布,比如听到测核酸左邻右舍喊一声,排队保持2米距离,尽量和本楼栋的居民一起排队查核酸,拿下口罩时屏住气等等。后来,核酸改在每栋楼下做,为了让大家上下楼少碰面,又设计了不同楼层错层下楼的顺序。每次核酸前发群提醒注意事项。下一次再总结上一次的情况,修订注意事项。有一次,有位热心邻居在群里转了条提议,让大家在医生做好核酸后,给医生说声“谢谢”。我立即又补充:“请大家戴上口罩再道谢。”

疫情期间志愿者的工作是繁杂的,要为大家提供坚实的后勤保障,一项任务可能意味着要花很多的时间。楼里75%的住户是退休的老人,有的老人预约核酸、团购微信付款、微信群接龙都不会。作为志愿者,能教会的就教,教不了就代劳。第一次测核酸,我穿上防护服。一家一家地帮助他们在“健康云”上预约。第二次,有的老人还没学会,但这时已经提示要减少人和人的接触。于是我在微信群发消息,建议他们或者让家里的年轻人代为预约,或者让我帮他们预约。然后再电话一个个地确认有没有困难。有位独居老人还是不太会弄,于是我索性每次在群里通知预约后,马上帮他预约好发给他,他收到二维码,就和大家一样在群里回复“已预约”。

楼栋里有时会出现一些特殊情况,这时候,邻居们也很自然地想到楼栋志愿者。有一天,有位住在外面的邻居发来消息,说打父母亲电话,没有接,很不放心,问我是否方便去看看。这家的老母亲行动不便,疫情期间女儿和保姆都来不了,只有老父亲照顾老母亲。我看到消息,叮嘱她继续试着打电话,赶紧穿好防护服,到他们家里去敲门。还好,一切安好,虚惊一场。小区封闭持续,有些邻居储备的粮食不够了。有一次,我设法买到了一些面条,先打电话问独居的老邻居,再问即将缺粮的年轻人。需要的,把面条挂在他们的门把手上,然后发微信告诉他们去取。没想到,有个邻居在楼群里发消息,感谢我送过去的面条,顿时有点小小的尴尬,因为并不是所有邻居都有。还好,邻居们应该也知道我是先照顾老人与困难户,没有人多说什么。

居家封闭期间,有段时间小区疫情持续发展,我们周围的楼栋近一半先后出现疫情。还好,邻居们都非常齐心配合,我们作为无疫楼栋坚持到了最后。无论是当“指挥员”还是“后勤部长”,志愿者的任务都是一致的,就是保护大家的健康安全。也正因为这样,才能得到邻居们的支持和配合。

三.“传导器”和“隔热板”

我们因为有了自己的楼群,发挥了很好的信息传达作用,有的居民又把他们在小区里的朋友邀请进我们的楼群,以便了解信息。我们把微信群名称改成了“94号邻里防疫互助”,楼栋里的氛围越来越好,越来越多的邻居参与志愿活动,为大家服务。我们也在小区志愿者群中推广建立楼栋微信群。到后来,我们这个有105栋楼、5千多人口、以老年人为主的小区,也实现了楼栋微信群全覆盖。

有了微信群,群管理也成了楼栋志愿者的一项重要工作。有一次,一位邻居发了两条有关疫苗的资讯。一条是两会提出要整治疫苗质量问题,另一条是总理对疫苗问题的批示。下面还有人评论说“都打完了才说”。我看到了,立即上网查找出处,原来是针对其他疫苗的新闻,当时新冠疫苗还没问世,于是及时在群里做了澄清。

偶尔也有邻居对居委发布疫情防控的要求不理解,在群里抱怨,或者不配合。这时志愿者就变成了夹板的夹层,要听居民的吐槽,还要落实居委会的要求。看到别的热心邻居志愿工作不被理解时,一方面要在群里帮着疏导,一方面赶紧私信发消息,让他们放宽心。

还有一次,小区里有居民不配合防疫要求,做得过分了。其他志愿者知道之后很为受委屈的志愿者鸣不平,表示要求惩罚那个居民,还起草了一份文档,准备联名签署。我看到群里的信息,觉得大家的愿望是好的,但处理方法可能还需要更稳妥一些,于是打电话找居委会书记,讲述了我的建议,又联系起草文档的志愿者,协助修改文档。书记出面协调,后来这件事也得到了比较妥善的处理。

无论是当“传导器”还是“隔热板”,楼栋志愿者的这些功能都是“自找”的。我的体会是,越是主动担当,“功能”就越强大。

四.“战友”和“战斗堡垒”

记得早先和一位小区居委会干部聊起。她说党员就是不一样,楼里事情有党员牵头,就会处理得比较好。疫情期间这一点充分显示出来了。

随着防疫要求的不断发展,社区里的防疫任务不断增加。与此同时,学校学院也都有许多防疫要求要落实,学院老师涌现了各种先进事迹应该要宣传,自己有常规教学任务也都要正常开展。我发现自己开始分身乏术了,试着拨通了一个群里比较活跃的邻居的电话,问能不能帮着分担一点。她说她在外地,帮不了很多忙,可以让她先生分担。10分钟后,姚大哥分担了居委组织的团购。我也不当甩手掌柜,帮着信息接龙,看到团购来“大单”时,做个excel 表格,或者做个共享文档,方便统计。姚大哥也学会了一些手机信息化的使用技巧,戏称自己是“林老师的学生”。我们分工协作,随时互相补位。后来我知道了,夫妻俩都是党员。

楼里的热心人不止是他们俩。当发消息说物资到了有没有人一起帮忙送的时候,最先站出来的张大哥也是党员,基本上每次都出来帮忙。还有李大姐、徐大哥、小王、小蒋……在热心邻居的带动下,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互相帮助的行列。物资来了,有人帮着搬,被照顾的在群里道声谢。做核酸了,有人在群里提醒,或者按门铃叫其他人下来。一直到封控管理结束,现在大家到小区门口去取快递,都会顺便帮其他邻居把快递带回来。

当碰到复杂的事情,我们几个党员会电话沟通商量出一个办法,或者不需要商量,就能默契地相互配合。封闭时间长了,可能有些烦躁了,几个党员带头在每日例行的抗原结果上传中玩起了花样。有的把抗原试剂盒摆成各种造型,有的给试剂盒加一个背景图,变成一幅有故事的图。年逾花甲的老年人也焕发了童心。我每天等大家上传完,写一句“今日抗原拼图已收齐,感谢大家。”我们楼的抗原上传一直做得很整齐,坚持到了封控管理的最后一天。

面对疫情,几个党员就这样因为站出来而互相认识,成为并肩作战的“战友”,在这个楼栋里铸成了我们的“战斗堡垒”。

五.代理楼组长的“特殊待遇”

虽然是没有任命的临时楼组长,没想到的是,我竟然享受了不少“当官”的“特殊待遇”。有一次,街道发面粉,我在微信群里说了一句:“可惜没有酵母粉”,过了10分钟门口有敲门声,打开一看,3楼的李阿姨戴着口罩站在门口,直接给我送来了一包酵母粉!还有一次,因为蔬菜团购比较集中,我没有订购蔬菜。刚加了微信的小黄发来一条消息说:“林老师,放了点青菜在你家门口记得拿。”我感动地回复说:“呀,好暖,感谢感谢!”她回答说:“不客气,你也让我们这栋楼很暖。”朱姐因为我曾无意中聊起孩子高考选专业的事,给我发来了她向自己亲戚朋友了解的情况。小施听说有的小区高考生和家长可以单人单管测核酸,赶快发消息提醒我去问……

封控管理的最后一天,街道发放了馄饨皮和馄饨馅,晚上挺晚送到的。第二天上午听到有人敲门,是隔壁刘阿姨,问我们会不会包馄饨,她可以教我们包或者帮我们包。我赶紧感谢,说,现在比较忙,打算晚点再包。到下午四点多阿姨又来问了。我又表示感谢,说不好意思还没有安排包。终于忙到晚上8点多,我空下来,可以包馄饨了。我去找阿姨说:“您睡得早,教会我,接下来我自己包,不要影响您休息。”然后阿姨坐下来给我示范,我们戴着口罩边聊边包,直到把所有的馄饨都给包完了,她才回去休息。

封控管理结束了,我们出门见到邻居微笑着打招呼,笑容写在脸上,发自肺腑。两个月的时间里,很多生活点滴竟成了脑海中难忘的记忆,有小区居委会的、其他志愿者的、学校同事的故事,有来自国内外的亲朋好友的关切。面对疫情我们并不孤独,成千上万人陪伴着我们,而最重要的心灵的陪伴,来自离我们最近的人。

就像有句歌词所写的,“心与心相连,手和手相牵”,和许多上海人一样,曾经齐心携手面对疫情的我们,自此以后,彼此之间的距离不会遥远。


供稿:外语系党支部 林晓英


返回原图
/